<form id="jlxrl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lxrl"></form>
        歡迎訪問來讀網!
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學術觀點 >報告精讀 | 中亞黃皮書:中亞國家發展報告(2018)

        報告精讀 | 中亞黃皮書:中亞國家發展報告(2018)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19-10     來源:皮書說

        2017年中亞總體形勢平穩發展:各國經濟持續恢復性增長,中亞國家間合作日趨緊密;外界關注的政治局勢沒有發生大的震蕩;安全形勢相對穩定,動蕩不安的阿富汗問題仍是地區安全的主要外部威脅;隨著中亞國家間關系的改善,各國的大國平衡外交被賦予新的內涵。

        展望2018年,中亞國家仍面臨諸多難題需要解決:一是穩定問題。國家的穩定首先是政權的穩定。盡管中亞國家政治體制發生分化,存在總統制和議會制兩種政體,但是總統仍是國家穩定的“關鍵核心”,2017年吉爾吉斯斯坦總統大選前,國內各派角逐幾乎達到了白熱化程度,說明總統在吉爾吉斯斯坦政治生態中的不可替代作用。二是發展問題。中亞國家經濟具有強烈的對外依賴性,主要靠原材料出口,不改變這一結構,中亞國家經濟難以真正獨立,社會矛盾與安全挑戰也會越來越嚴重。三是安全問題。以中亞為回流目標的“伊斯蘭國”恐怖分子在阿富汗北部不斷增多,他們與國際恐怖勢力整合重組,威脅中亞國家邊境安全。地區形勢的新變化要求中亞國家更加重視經濟發展、民生幸福、穩定安全,中亞五國在2017年的一系列內外舉措展現出謀發展、促合作的積極態勢,推動地區內外的多邊合作,這種合作的意愿與行動將對中亞地區的發展與穩定起到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2017年,中亞國家形勢相對比較平靜,但發展不平衡問題越來越突出

        2017年,中亞國家形勢相對比較平靜,但發展不平衡問題越來越突出,既有各國地區間發展不平衡的問題,也有地區國家間發展不平衡的問題。為此,中亞國家紛紛積極制定、落實國家發展戰略,發揮地緣和資源等優勢,注重基礎設施建設,實施產業結構調整,努力改善投資環境,強調交通樞紐作用,其目的是改善民生、維護國家穩定。在政治領域,土庫曼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順利舉行總統選舉,沒有發生政治與社會動蕩,特別是吉爾吉斯斯坦首次實現了獨立以來權力的平穩交接;烏茲別克斯坦新總統米爾濟約耶夫推出了一系列新的政策,對本國及地區穩定都起到了積極作用,并引起了國際社會廣泛關注;哈薩克斯坦繼續推動有限政治改革,權力結構有所改善;塔吉克斯坦繼續鞏固政權基礎,總統權力得到進一步加強。在經濟領域,中亞國家繼續呈現經濟增長的態勢,各國實施的調結構、穩增長的政策取得初步成效,但發展不平衡問題依然突出。在安全領域,中亞國家沒有發生較大規模安全事件,但也有值得關注的問題,包括各國非傳統安全領域中的貧困問題比較突出,極端思想蔓延,社會矛盾有所上升,同時外部安全環境嚴峻,對中亞地區的挑戰增多。在外交領域,中亞國家間的關系持續改善,但吉爾吉斯斯坦與哈薩克斯坦圍繞吉總統大選發生的摩擦,顯示出中亞國家間關系的脆弱性。俄羅斯加強與中亞國家的經濟合作,關注中亞地區安全形勢;美國雖對中亞的關注度有所下降,但不會退出這一地區;中亞國家推進務實的大國平衡外交的態勢沒有改變。

        2018年,中亞國家經濟繼續向好,國家間合作日趨緊密

        2017年中亞國家經濟整體向好,突出表現為國家的全球經濟競爭力保持在合理水平,經濟自由化程度有所提高,營商環境有所改善。與2016年相比中亞各國經濟增長持續好轉,仍然超過世界平均水平,對外貿易繼續保持擴大趨勢,區域內交流合作明顯,經濟上“聯合自強”認同感增強。從國別來看,哈薩克斯坦仍然是中亞經濟規模最大的國家,在經濟競爭力、自由化程度、營商環境和吸引外資上都處于領先地位,但經濟增長卻慢于其他四國。烏茲別克斯坦、土庫曼斯坦雖然在自由化和營商環境上表現不佳,卻擁有較高的經濟增長率。展望2018年中亞經濟形勢,中亞國家需要規避一些不利因素,其中比較突出的是發達國家宏觀經濟政策的調整可能導致資本外流、貨幣貶值壓力,全球貿易投資保護主義和競爭性減稅加劇,以及國內政治動蕩、極端天氣事件、恐怖主義、地緣政治風險等非經濟因素。不過,影響中亞國家經濟發展的有利因素可能更為突出:一是全球經濟形勢好轉以及大宗商品價格回升;二是中國、俄羅斯等主要貿易伙伴國經濟開始回暖;三是區域內合作趨勢明顯加強,雙邊貿易將會擴大;四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早期收益增多。為此,中亞國家的宏觀經濟形勢在2018年將會有下列明顯特征:經濟增速較高;國際收支狀況改善;通貨膨脹低于預期;固定資產投資規模繼續擴大;外債規模增加,但總體可控;進口替代和出口導向的經濟發展戰略部分目標實現;旅游業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。

        自2005年中亞地區主義停滯以來,中亞國家參加了由俄羅斯主導的地區間合作,隨著中亞國家發展,尤其是烏茲別克斯坦新總統調整對外政策,激活了中亞國家之間的關系,中亞國家間合作日趨緊密,地區一體化進程有望重啟。從積極的方面看,中亞地區主義有利于解決中亞國家間存在的問題,促進地區治理發展。盡管中亞地區主義發展前景還不明朗,國際社會對中亞國家一體化有不同看法,中國對中亞國家緊密合作持樂見其成的立場。

        中印應處理好兩國在中亞的競爭與合作

        現階段,中印兩國在中亞地區的地位是不對稱的。與印度相比,中國在中亞地區具有壓倒性的影響力。中亞地區對兩國而言都是重要的地緣戰略區域,利益的重疊意味著競爭是必然的。印度認為:“中亞是印度延伸的鄰國,作為地區強國,印度自然對中亞或其鄰近區域內正在出現的任何變化都感興趣,因為這些變化對印度的安全會有某種相關性?!庇《劝阎袊醋鳌皯鹇詫κ帧焙汀爸饕{”。在這種地緣政治思維的影響下,恰如大衛﹒斯格特所言,印度在中亞“大博弈”中扮演著并不重要的角色,但印度仍將它的戰略意義放在“不相連”的鄰居——中亞身上,只是為了與中國在該地區的利益對抗。此外,俄羅斯和美歐等國對印度的利用加劇了中印兩國在中亞地區的競爭。

        中國和印度在中亞地區的合作因素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。其一,就中國而言,在中亞地區,中國的政治影響力、經濟影響力都遠遠領先于印度,但同時由于既受中國自身經濟發展的限制,又受印度在西藏地區給中國帶來的壓力,中國會容忍印度在中亞地區的存在,也在一定程度上愿意與印度合作。其二,就印度而言,由于印度在中亞地區的存在感較弱,印度并不排斥與中國合作,以加強自己在中亞地區的存在,如印度通過俄羅斯的支持加入上海合作組織。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組織顯然會降低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。其三,中國和印度在中亞的利益并不是生死攸關的。也就是說,中國和印度都沒有支配中亞的企圖,特別是考慮到俄羅斯在中亞的傳統影響,而美國也在這一地區不斷擴大其存在。中印兩國在中亞都有各自的能源安全考慮,但是競爭的同時如果能處理好彼此的爭議,共同開發,對兩國而言都是最符合國家利益的。

        中國與中亞國家的經貿合作前景看好

        2018年1月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《世界經濟展望》中對2018年全球經濟的預計更加樂觀,將全球經濟2018年和2019年的增速預期由2017年10月的3.7%提高至3.9%;中國2018年經濟增速預期由6.5%上調至6.6%。世界銀行2017年5月公布的對歐洲和中亞國家研究數據表明,2018年,中亞國家中將以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GDP增速最快,將分別為7.7%和6.5%,塔吉克斯坦的GDP增速將為5.9%,吉爾吉斯斯坦經濟增速將達到4%,哈薩克斯坦經濟增速將達到2.6%,中亞國家GDP增速將超美國、歐盟和俄羅斯。這意味著,中亞國家與其重要經貿伙伴中國的經濟都具有增長的良好勢頭,中國與中亞國家的經貿合作將有很大上升潛力。

        展望2018年,中國與中亞國家的經貿合作會更加緊密。中國與中亞國家的經貿合作面臨一些有利條件:中亞國家與中國支持經濟全球化的立場一致;中國在中亞國家的經貿伙伴排序上不斷上升;中亞國家積極主動融入“一帶一路”建設,并與中國實施戰略對接,共同制定合作發展規劃;中亞國家間的關系明顯改善,有利于中國與中亞開展互聯互通、基礎設施、油氣能源等領域大型的多邊經濟合作項目;中亞國家競相發展連接中國與歐洲、中國與西亞和南亞的經濟走廊建設,通道經濟效益初顯;中亞國家逐步放寬對中國的簽證和移民制度,有利于雙方投資與旅游合作。

        2017年10月,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明確了中國從2020年到21世紀中葉對外合作的方向與規劃,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面臨前所未有的大好歷史機遇,將會加速推進亞歐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,中國與中亞國家的經貿合作前景看好。